宏盛彩票快3

当前位置: 首页 >> 行业新闻 >>检修后管道破裂致画作受损,小区物业公司被判赔偿

检修后管道破裂致画作受损,小区物业公司被判赔偿

来源:北京三中院发布时间:2021-04-27 08:58:37 阅读次数:120

  近日,北京三中院审结一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的二审案件。云某储存画作的房屋在物业公司检修后管道破裂,致使画作受损,就赔偿问题云某与物业公司协商无果后诉至法院,法院经审理后酌定物业公司对云某受到的损失赔偿1.2万元。

  【案情简介】

  云某从事油画创作,居住在北京市怀柔区某小区。2020年4月6日上午,云某因卫生间堵塞致电小区物业公司客服专员进行报修。2020年4月6日下午,有关工作人员前往云某居住的房屋,采用疏通机疏通管道等方式对管道进行疏通。根据物业公司向法院提交的《服务工作单》显示,疏通自下午14时20分开始至16时结束,但未完成疏通。2020年4月7日下午,云某发现地下一层污水管破裂。2020年4月8日,云某与物业公司工作人员就污水管破裂一事进行了沟通。2020年4月9日,双方再次进行了沟通,根据云某向法院提交的录音资料显示,物业公司工作人员表示污水管的破裂系其工作人员的操作问题导致。后,就赔偿问题云某与物业公司不能达成一致意见,云某将物业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赔偿各项损失46万余元。关于云某被损坏的油画的价值,云某、物业公司均表示不申请司法鉴定。

  审理结果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公民的财产权益受法律保护,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云某、物业公司向法院提交的证据,结合本案的实际情况,云某主张的事实达到了高度盖然性的标准,法院依法认定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的行为与云某画作的损害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因此,物业公司应对云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关于损失如何认定的问题,因云某、物业公司均不申请有关鉴定,根据云某提交的证明材料,不足以证明受损坏的油画的实际价值为46.71万元,法院综合案件多方面因素判令物业公司赔偿云某1.2元。

  物业公司对此不服,提出上诉,北京三中院经审理后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提示】

  本案是发生在业主和物业公司之间的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件审理的关键是责任认定,就该责任认定问题需依据当事人举证情况进行审查。本案中就房屋漏水事故之责任,云某提交了其与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的录音资料,证明物业公司上门道歉承认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维修不当。物业公司提交其工作人员与云某的录音和《服务工作单》,证明云某表示画不值钱,并表达不想追究这个事的意愿以及物业公司曾去云某家维修这一事实。

  关于举证责任及证据认定,《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九十条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或者反驳对方诉讼请求所依据的事实,应当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在作出判决前,当事人未能提供证据或者证据不足以证明其事实主张的,由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承担不利的后果。该两条之规定明确了一般情形下的举证责任,即对“自己提出的诉讼请求”“反驳对方诉讼请求”应当提供证据。在诉讼证明的过程中,对待证事实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所进行的证明活动为本证,不负有举证责任的当事人提供证据对本证进行反驳的证明活动为反证。

  当事人举证后,法院需要进行判定,《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零八条第一、第二款规定,对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确信待证事实的存在具有高度可能性的,应当认定该事实存在。对一方当事人为反驳负有举证证明责任的当事人所主张事实而提供的证据,人民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通过上述之规定,可知本证证明活动的目的在于使法官对待证事实的存在与否形成内心确信,这种内心确信应当满足证明评价的最低要求即法定的证明标准。而反证的证明活动,其目的在于动摇法官对于本证的内心确信,使其达不到证明评价的最低要求。本证需要使法官的内心确信达到高度可能性的程度才能被视为完成证明责任,反证则只需要使本证对待证事实的证明陷于真伪不明的状态即达到目的。

  就本案而言,结合云某提交的照片、视频、录音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等,可以认定物业公司工作人员的行为致使污水管道破裂造成云某油画受损的事实存在高度可能性,物业公司对此存在过错,应当就云某由此造成的合理损失承担赔偿责任。物业公司主张自身不承担责任,但其提交的证据并不足以使云某的主张陷于真伪不明的状态,因此法院对于物业公司的主张不予支持。

  另一方面,物业公司作为提供物业服务之营利机构,其在收取物业管理费后应该提供专业的服务,这种专业性应体现在包括但不限于保洁、维修、安保等方方面面。本案中,云某房屋的管道在物业公司维修不久之后便破裂漏水,而物业公司未能提交有力证据证明管道破裂与其无关,所以物业公司将难以避免承担责任。

  文字:张羽、朱宏哲